SAP市值暴跌23%,SAP系统的“间接访问”之殇

德国最大软件公司SAP于本周一发布的财报显示,三季度营收同比下滑4%至65.4亿欧元,较市场预期低5%;当季税后利润上升31%至16.5亿欧元,但较市场预期低2%。该公司宣布放弃中期盈利目标,同时表示其业务从疫情影响中恢复所需要的时间将比此前预期要长。在发布了最新财报后,SAP美股跌超23%,市值蒸发约2647亿人民币,跌去了两个「用友网络」。

SAP市值暴跌23%,SAP系统的“间接访问”之殇 图1
Logo of German company SAP is pictured at the CeBit computer fair in Hanover, March, 6, 2012. REUTERS/Fabian Bimmer

SAP美股跌超23%,市值蒸发约掉两个“用友网络”


在周日晚发布的新版战略中,SAP还放弃了2023年的增长目标,预计到2025年,实现调整后360亿欧元的年收入,其中220亿欧元将来自云收入;调整后的营业利润预计将达到115亿欧元。但SAP上调了2020年的现金流预期,预计运营现金流将约为60亿欧元(此前预期为超过50亿欧元),自由现金流约为45亿欧元(此前约为40亿欧元)。对于整体不及预期的业绩,SAP在财报中提到,SAP的客户,特别是那些受重创行业的客户,继续受到COVID-19大流行的经济后果的影响。一些地区重新实行了封锁,复苏不平衡,企业面临更多的业务不确定性。因此,对更大项目的审查更为严格,交易收入继续受到影响。SAP表示,新冠疫情对公司运营的影响将至少持续至2021年上半年,并将导致包括云收入,总收入和运营利润等在内的关键指标的实现延后1-2年。SAP称,虽然本地软件套件的使用许可收入为业务带来了前期收入,但客户为云订阅支付的预付款非常少,大部分支付将在三四年后完成。

SAP于1972年从德国起家,1995年走进中国,致力于帮助各种规模企业数字化转型,是全球知名的企业应用软件供应商,拥有超过48年的软件实践与创新经验,在大中华区为超过15,000 多家大中小型企业提供解决方案,全球云端用户超过2.2亿。SAP的营收,在2000年以后,SAP美国的营收已经高于SAP欧洲营收。所以SAP运营中心,一直分开美国、德国两个大基地。所以,2002年,来自美国的孟鼎铭加入SAP。2010年,SAP向云服务时代转型,孟鼎铭成为SAP CEO。孟鼎铭发挥美国人的通用玩法,通过资本并购,收购了Ariba、Hybris、SuccessFactors、FieldGlass、Concur等一批SaaS公司。注意,这些企业都是美国企业。这是典型的美国、德国划江而治啊。作为咱们吃瓜群众中国人,自古看惯了这个套路,所以咱们自然能明白会发生什么。果然,2019年底,孟鼎铭离职。孟鼎铭指定的云BG掌门人,也是2010年加入SAP的美国人詹妮佛也随之离职。SAP由1999年一毕业就加入SAP的德国人Christian Klein担任CEO。Christian是SAP软件BG掌门人,曾经也担任过SAP服务掌门人。

SAP的主营收是软件产品License费和产品服务费。SAP作为一家由企业ERP应用发起的厂商,一直不甘底层使用Oracle数据库。于是,2010年也开始自己搞HANA大数据平台,近几年SAP的营收其实主要是靠HANA在牵引。可惜,HANA只擅长OLAP不擅长OLTP。而且更可惜的是,云数据服务崛起,君不见Snowflake的崛起。SAP云应用业务掉地上、HANA大数据技术产品掉地上。SAP进入存量市场阶段。2020年,SAP云业务营收大跌。

如果你是一名SAP从业人士一定会记得当年闻名业内的《画皮SAP:世界最大软件公司的中国真相》,此文讲述了SAP不仅仅是最贵的ERP产品,还向我们揭露了SAP不为人知的一幕,还是他那不可一世的霸王条款,以及合同陷井。虽然事情已经过去多年,但是那句“SAP和那什么不得入内”的声音却仍然在企业高管中回响,而此次SAP却将他的条款应用到极致,不是像当年追讨三一重工一样讨要License用户数费,这次则是要强收过路费。特别是在互联网转型的当下,当SAP无法提供云端和数字化解决方案时,企业要想通过SAP连接延展以外的业务是要收取费用的,这一切还要从一场官司说起,也许这一场风潮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在中国市场上吹响。


SAP备受关注的“胜诉”与SAP系统间接访问的焦虑


事情的起因还要从2004年说起,Diageo当时选用了mySAP商业套件,后来业务的需要从Salesforce.com引入了两个新系统 – Gen2和Connect,Gen2旨在让Diageo销售人员管理客户互动,而通过Connect的系统,对SAP创建的ERP数据进行更加简化的、基于Web的访问。
可就是这样的变化对于任何一家企业都认为是正常不过的连接,但是SAP却认为将新的前端系统连接到核心ERP,访问其应用程序编程接口(API)属于间接访问,所以SAP一怒之下将Diageo告上法庭讨伐许可证和维护费,也就出现了我们文章前面巨额赔款的一幕。
在高等法院,O’Farrell法官说:“根据我的判断,Connect和mySAP ERP之间的相互作用构成对mySAP ERP软件的使用或访问。”
判决一出业内一片哗然,Diageo对此判决“感到非常失望”,称已经为SAP的购买和服务支付了费用,访问和连接是合法的。SAP却表示该裁决“明确了许可软件的法律地位,这对我们行业至关重要,这个决定帮助软件提供商保护他们最有价值的资产。”

2017年2月英国高等法院判决酒类巨头Diageo在引入两个Salesforce系统后必须向SAP额外支付54,503,578英镑的许可证和维护费。SAP赢得了官司也可能失去了用户。Forrester首席分析师Duncan Jones对于该判决撰写的博客文章中认为,使用API确实构成了一种使用,应该获得许可。然而“并不意味着SAP的作法是正确的。这让销售人员有太大的自由度来解释他们的合同。“说到解释合同的自由度,几年前一位国内资深人士曾说SAP最赚钱的部门不是销售部不是实施部而是是法务部,SAP销售合同有与“licenseaudit”相关的“隐蔽性条款”与“模糊条款”,很多中国企业不太注意这些隐性条款,往往一时的疏忽就会酿成惨剧,而销售有时候也会故意压低价格在license上做文章,最终被SAP法务部门挥舞着法律的大棒逼债,名噪一时的SAP和三一重工官司还犹在昨日。而如今间接访问的问题又接踵而来,仿佛一脉相承故技重施,依然是SAP对“间接访问”的定义不清。按照SAP的规定,似乎客户需要支付许可费用的范围涵盖了与SAP系统上存储的数据甚至间接连接的所有软件。
而对于面临数字化转型压力的CIO们挑战是巨大的,通常数字化转型是建立在核心业务系统之上的,SAP ERP就是企业核心业务系统之一,在此基础上要构建企业自身的数字化体系,需要ERP与其他第三方应用程序进行连接打通,如此才能实现真正的价值,而这也可能面临被SAP起诉的风险。SAP也承诺要简化其定价策略,并在2017年7月份向客户发布间接访问白皮书(Indirect Access White Paper)表示要“致力于与客户合作”,告知客户“与SAP互动”。

客户必须要解决SAP间接访问风险,数字业务,‘cloud-first’计划,API经济计划,移动应用以及人工智能(AI)和物联网(IoT)都是企业转型升级中的关键,如何绕开SAP额外的许可证费用不得不去思考。”用一句最直白的话说,如果你的业务需要其他解决方案与SAP提供的解决方案连接起来,则间接访问就会产生,他也会为你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

最后,企业的数字化转型之势不可逆,在云计算、大数据、AI等飞速发展的今天,第三方软件集成连接让数据打通为企业提供一体化的数字体验才能带来更多价值,那么间接访问的界定必将成为一大难题,也愈发迫切。不止SAP,但凡涉及间接访问者,如果悬而未决,企业客户会被无情锁定,社会资源势必造成极大浪费,SAP的用户“连接”恐成殇。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752-1773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info@sapzx.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00,节假日正常休息

关注微信
关注微信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